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2021-11-02 12:30:37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
导读:本文是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"的内容介绍。

原标题: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来衢州之前,听到江南小城,觉得都是温婉精致的,带一点甜,清清淡淡,就算豪横起来,也不过是浓油赤酱,就算够味了。

没成想,浙西一带,也许是和江西沾亲带故,水润迷蒙中突然烧起了火爆的菜色。听过这么个说法:在衢州吃饭,哪怕点个炒青菜,一点辣椒都不放,端上来也是有辣味的,为什么?只因为日积月累,炒菜的锅早已沁入辣味了。

作为江浙地区最能吃辣的城市,衢州菜的“辣”相当别致,既不是酸辣,也不是麻辣,却是又香又霸道,劲意绵绵,后劲十足。

今天,就由一个衢州本地人带路,满满当当地逛吃一天,尝尝这座不一般的小城。

07:00

松园菜场

用菜市场打开一座城,一定是吃货合理的选择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菜市场,打开一座城市的合理选择

导演陈晓卿说:菜市场是一座城市的性格所在,当地人的口味和情绪全在里面。三毛也有一段文字,一个普通的台北女人,一天是怎么开始的?从市场的清晨,就能看到“人人不能抗拒的一种生活的喜悦和韧力”。

一大早,菜场就热闹起来了。这里算得上是衢州早餐最丰富的地方。各种小吃新鲜出炉,夹在人群里摩肩擦踵,人一下子就被食欲唤醒了。

比较硬核顶饱的有两种:搁袋饼夹油条,烤饼夹油炸粿和臭豆腐。朋友选了前者,搁袋饼扁脆,包着笋丁辣椒,撒着芝麻,有点像驴肉火烧皮,从中间切开,加上刚出锅的油条,是又香又脆的碳水炸弹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扁脆的搁袋饼,加上油条,又香又脆

后者料更丰富,是加强版的碳水组合。油炸粿是兰溪特色,刚从油锅里捞出来,饱满膨大,很有肉感,外壳焦黄,组织里藏着星星点点的油汁,微微闪光,比黄金诱人。咬开松脆的外壳,里面不是衢州平常的藕或榨菜馅,而是白萝卜丝,像一个干脆果断的人,暴露出柔软的内心,绵软湿润。再来一块刚出炉的烧饼,软和的饼,夹上浸足了汁水的臭豆腐,一大口咬下去,层次很是丰富。

烤饼夹油炸粿臭豆腐就是加强版碳水组合

最迷人的还不止是吃食,而是店里的两种辣椒酱,刚炸好的豆腐或油炸粿,用筷子在表面戳个小洞,舀上两勺辣椒酱,炸货的灵魂才被点亮。兰溪特有的白辣椒,只有“鲜”“香”两个字来形容。

满足了继续逛,菜场里还有巴掌大小、QQ圆圆的糯米灌肠,米粉灌肠;类似北方韭菜盒子的鸡蛋粿;可甜可咸两种风味,可以夹肉松、火腿、土豆丝的糯米团;米浆蒸出来喧腾的笋干汽糕,上面洒满了红红绿绿的香干丝、笋干、肉末;还有豆腐脑、小笼包、龙游豆豉、素仙蛋卷、葱花馒头……

12:00

老太婆饭馆

午饭选了一家真正的苍蝇馆子,紧沿着马路边,面朝街敞开着三间店面,厨房灶台一眼看到底。乍一看可算是卫生堪忧,打开点评网站,发现评价寥寥无几。就这么个不起眼的小破馆子,朋友说,可是老一代衢州人心中的“网红”,一说荷四路和吃鱼头,没几人不知道的。

一进门三口大铁锅,都在咕嘟咕嘟炖着鱼,汤色泛白,烟火气涌动。灶台上盆盆罐罐各种调味料摆了一排,旁边的铁柜上,就是各种洗切备好的蔬菜。为了节省胃容量,我们单刀直入,只点两道招牌:烧鱼头,爆炒肉

鱼头端上来好大一盆,汤底浓厚黄亮,是衢州菜用菜籽油爆炒才有的特殊颜色。鱼头已经炖到软烂脱骨,夹起来一块,挂着蒜苗和辣椒末,轻轻吸吮,鱼肉和汤汁就一起嗦下来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烧鱼头,鱼汤鲜辣,满口生香

薄又硬的大块鱼骨,在平时是淡而无味的,这里却极为入味,一嚼就酥,鱼汤鲜辣,满口生香。而且很特别的,汤里见不到葱姜调味去腥,而是加了橘皮,调入了一缕植物清爽的香气。

从巨大的电饭锅里,舀一盆米饭,米香热气直冒,浇一碗鱼汤拌饭,配着油汪汪的爆炒肉,硕大肉片肥瘦相间,很壮人底气。

他们家下饭菜不少,烧臭豆腐,雪菜黄瓜,大白菜炒猪肝,烧猪肠,酱爆茄子,猪血豆腐……都是汤水淋漓,滋味浓厚的家常菜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汤水淋漓滋味浓厚的下饭菜

14:00

喜多滋水晶糕

饭后溜溜缝,来一杯衢州人的”蜜雪冰城“——喜多滋水晶糕,说是”糕“,更像是清补凉。6元钱能买到500毫升的一大杯,奶味清甜,水晶糕尤其有咬头,一下子让我分清了”Q弹“和”软糯“的区别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衢州人的“蜜雪冰城”——喜多滋

16:00

蛟池街烤饼

俗话说,“一座衢州城,半城烤饼香”。在整个衢州,几百家烤饼店是有的,每个衢州人都有几家说得上来的名字:余记烤饼、周叔烤饼、杨家巷烤饼、徐氏烤饼店、全旺烤饼……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这家蛟池街烤饼,胜在邻里相熟,老板早年推一辆三轮车,在不远街口的”老徐银丝“门口卖,后来有了自己的店面。街边小店,不锈钢大炉子,不锈钢案板,两盘子肉馅,一盆榨菜碎,一盆梅干菜,一盆葱末,店主擀皮揉捏,爽利又从容。

烤包子似的小烤饼,薄皮渗入油脂,浓浓的肉香、葱香、梅干菜香、榨菜香、芝麻香。焦脆的面皮,是朴素的市井主食,咬开一看,葱绿椒红,汁水浸润,是春意盎然的江南。再来碗绿豆汤,辣与甜,烫与凉,冲淡中和,是衢州人喜欢的组合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乍看是朴素的市井主食,咬开是春意盎然的江南

对了,来到附近,可以顺路一吃老徐银丝。肉末粉干汤清粉白,加了肉末、葱末、榨菜、辣椒四样,颜色清爽,看着清淡,实际上很有滋味。店里还有肉圆,放了萝卜丝,和肉馅一烫便彼此私活,鲜香绵软,白胖晶莹,糯叽叽,热乎乎,浇上秘制的辣椒酱,能烫到人心里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白胖晶莹的肉圆,一定要配上秘制辣椒酱

18:00

毛大妈锅贴水饺

入了夜,蠢蠢欲动的吃货,开始往马站底聚集。马站底是彻头彻尾的美食一条街,500米长街,密密匝匝装下50多家美食店,门头其貌不扬,和平常街边快餐没什么区别,可这里却是衢州美食的心脏。各种耳熟能详的店云集:老高粉干、爱贞粉干、王家餐厅、卸娜麻辣烫、慧贞菜包、老裴鸭头、满天香鸭头、老奶奶馄饨……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门头其貌不扬,但实际上是衢州美食心脏

不敢空腹挑战爆辣的夜晚,先来份锅贴垫一垫肚子,这家店开了30多年,是朋友从小吃到大的味道。营业时间9:00-14:00,16:00-24:00,几乎什么时候来都能吃上热乎的。

店里只卖三种馅:韭菜肉、芹菜肉、大葱肉。锅贴都是现点、现包、现煎,倒上农家土菜油,一会儿就煎得金黄焦脆,蘸上辣椒醋,那叫个鲜、嫩、脆,又热又香,让人舌头直在嘴里跳舞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蘸上辣椒醋,那叫个鲜、嫩、脆,又热又香

22:00

斗潭粥店

记得到朱记冷饮外带一杯水晶糕,就可以来对面的夜宵店落座了。看朋友如临大敌,准备得当,我一开始还有点看笑话,可是一进门就知道不对劲。

店里人满为患,没发现有人喝粥,桌上无一例外都是啤酒。而且不是大排档拼酒的气氛,许多人都自斟自饮埋头苦战。这才明白,听起来温吞吞的”粥店“,实际上是夜色中的修罗场。据说大年三十都不休息,每晚炒到手酸才不得不停止。

红烧鸡壳和炒螺蛳卖相相似,青红椒、蒜粒切作大块,盛在吃烧烤的扁铁盘里。赤色鲜亮的汤汁,浓郁厚重,撒上纤巧的香葱,粗中有细。被明火燎炒的螺蛳,浸足了酱汁,肉小但紧实,值得卖力吸食。鸡壳就是北方的鸡架,切得很小块,也很入味。辣椒皮破籽出,辣劲和鲜甜搅动在一起,让人不知不觉吃昏了头,“丝哈丝哈”满地找水,来不及擦一把眼泪鼻涕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粥店,实际上是夜色的修罗场

痛意和爽感不断交织往复,模糊了彼此的形态,变成一种双重的刺激。理智很容易被征服,肉身不值一提。在饭局的终点,集结号已经吹响,每一口的香辣滋味,丝丝缕缕冲入头脑,煽动着献祭者放弃抵抗。

于是端起碗盘,将鸭头和鸡壳的汤汁,一并拌在粉干上,造就一盘最“杀饭”的利器,大口吞下,成为愚昧的瘾者。

吃过了衢州菜,总能记住一个”辣“字,再清淡的炒菜,也得点缀几颗辣椒,哪怕是喝汤,吃包子,吃粉,都得有一勺地道的辣酱才说得过去。衢州菜的灵魂,不是满盘红彤彤的辣椒虚张声势,而是锅镬之间被高温融入的微妙香气——橘皮、紫苏、薄荷……”鲜辣“,又辣又爽,活色生香。

当地人有个词叫“辣火”,形容辣椒的味道,也对,有滋有味的日子,才能红红火火。记住了这种不可复制的味道,也就记住了这个小城。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衢州的味道不是火辣,而是辣火

责任编辑:

本文网址:http://zhgtravel.com/qcwh/1019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中国旅游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来一次旅游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